陶镇抒怀

摘要: 独立浅秋魂魄牵,故园旧梦绕心田。井台泥碾新瓷细,矾场圆窑古迹斑。往事钩沉东酒店,新潮迭涌大观园。沧桑小镇相思

10-30 03:25 首页 博山天地

独立浅秋魂魄牵,

故园旧梦绕心田。

井台泥碾新瓷细,

矾场圆窑古迹斑。

往事钩沉东酒店,

新潮迭涌大观园。

沧桑小镇相思里,

一曲乡音唱百年。


突然感觉,是那么的热爱那个叫做山头的陶瓷小镇,那个永远燃烧着窑火的地方。那里是我童年的摇篮,是我魂魄所系的原乡。从孩提到青春,小镇见证了我的成长。尽管他在日渐老去,尽管他已改变了模样,但耳边依旧会听到那些瓷器地碰撞,叮当作响,依然可以看到陶泥车碾过得印痕,沉重忧伤。



人生恍然,白云苍狗,虽已素颜华发,满身烟火。而依然那么痴迷得去寻找那些失落了的梦想,慢慢地走过那一条条窄窄的胡同,眷恋地抚摸那一段段匣钵砌筑的老墙。多么希望将灵魂连同肉体一起,砌成一座斑驳的圆窑,满含着沧桑的热泪,永远矗立在我的故乡。


我是不喜欢回家的,因为无法承受故乡的变化。再也闻不到放在圆窑旁的瓦罐闷出的肉香,再也听不到叮当作响的瓷器伴着陶工出窑的吆喝,再也看不到街道上吱吱扭扭推着陶泥的独轮车,也很难再找到幽深胡同里,陶钵建筑的房屋,以及那带着岁月烟火的厚重苍苔。

街道变宽了,街坊变老了,那个佝偻着身体慢慢前行的老者,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睿智干练。那个体态臃肿,两鬓霜染的大妈,依稀还辨的出年轻时的美丽灵秀与干净利落。


心酸着故人的颓废,萧索。感慨着故乡翻天覆地的变化,高楼林立,商铺繁华,眼花缭乱的细致瓷器,精致华美,一改当年的古朴简拙。



古窑村,这里曾是小学分校的旧址,读书认字,那个懵懵懂懂的启蒙岁月,便是在这里渡过。很是欣慰,小巷古村,保留完整,与老宅一河之隔,走进这里,时光回转了,连午后的阳光 也变得凝重宽厚,温暖随和。


  

浅秋的午后,重温童年的黑白岁月,带着一点小小的激动与忐忑,在阳光与树荫的光影里,慢慢走过那一条条弯弯曲曲的胡同,新新旧旧的院落。这些曾走过无数次的小路,似乎还能触摸到当年一蹦一跳的羊角辫,还能听地到学校里铛铛的下课铃声,看地到背着破军包,站在校门口读书的小男孩。记地起老教师们稀疏的白发,细密的皱纹,高亢的嗓音,严厉的教导。


  

学校高高的门楼还在,滑滑地青石板还在,沧桑的教室还在,青青的瓦草还在。思想着,也许在某个转弯处,或从某一个厚重的木门里,走出一个熟悉的乡邻,亦或是曾经的同学,然后叫着彼此的小名,或是外号,拉着手,述说近况,回忆当年。很遗憾,小巷依旧,那些或高大整齐,或低矮颓败的木门里,大多紧闭,或是反锁,那锁头,亦是锈迹斑驳。

?


几座完整的古窑,依旧矗立着,似一位沧桑的老者,俯视着小镇的风云变幻,跌宕起落。再也没有了熊熊燃烧的炉火,热热闹闹的穿梭,以及那群赤臂精瘦,烧窑的小伙。


破败的老窑,长满了杂草,旧工坊里也不见了那个拉坯的大叔,注浆的婶婶,戴着花镜的老会计,以及经常蹲在门口玩陶泥的野丫头。时光变换,物转星移,所有的一切,都在岁月的溪流中,逐波而逝。只留下长长的墙壁,空空的场院,疯长的杂草,及盛开着的雏菊.野茉莉,一簇一丛淡然开放,春月秋风,云烟过眼,一切都已不复当年模样。


一路行走,一路拍照,偶尔有行人经过,热情的指引我,哪里有一段老墙,哪里有一座残窑。微笑着应和来自故乡的热情,心里却是一阵阵酸楚,这里是我的家乡,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那些小路,那些风物,曾是那样的熟悉。仅仅二十几年,那路,那房,那人,都那么陌生了。浮世清波,华服苍颜,没有人能认出这个曾生在陶瓷小镇,长在窑货蓝里的孩子,我成了那些扛着长枪短炮,摄影采风的过客。

?

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



首页 - 博山天地 的更多文章: